笔趣阁

第六十九章 梦五十四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www.sdjrxs.com

2022.11.5

梦到我在路上骑着单车。

突然,前方转弯处发生了交通事故,我慢慢地降低了车速,最后从单车上下来了,我走到车祸现场。

只见是三辆老年代步车连续追尾了,最前面的一辆是白色,接着是浅绿色,最后是灰色。

三辆车上的驾驶员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而且全是大爷。

或许是开得慢吧,三个人都没怎么受伤,还怒气冲冲地从各自的车上下来,然后吵成一团。

我跨上单车走了,继续往前骑着,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这路口我印象十分深刻,因为它修了快三四年了还没修好。

然而今天在梦中,它居然修好了,路面上一片平坦,施工处的围蔽设施都不见了。

我看着由一车道变回原来四车道的路,心中一阵舒爽。

太好了,终于修好了,以后开车经过这里就不怕塞车了。

就在这时,路口的红绿灯从红变绿了。

太好了,居然刚刚好变灯,我还以为要停车呢。

我越过停止线,往对面骑去。

我骑啊骑,却怎么也骑不过去,心想,这路口什么时候变大了难道还顺便扩建了吗

我抬头往前看去,路口就在眼前,我加快蹬脚踏的速度,但距离却没有拉近,反倒是越来越远,不是车在后退,而是路口在变大,变大的速度超过我骑车的速度……眼前的色彩也慢慢褪去,变成一片灰色……清晰度也开始降低,灰色中出现一块块模糊的马赛克……

2022.11.6

“哎呀,你是不知道我这些年来有多么的风光,生活过得有多么滋润。”

在我面前是一张圆形的木桌,在我右手边说话的人是我的一位亲戚,他不断地吹嘘着他这些年在外的打拼生活,脸上满是得意洋洋的表情。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他低下头用筷子夹起了一把米粉,然后嘴巴嘟成一个圈,像吸尘器一样把米粉吸进嘴里。

他嚼了几口便把粉咽了下去,然后抬起头对我说:“你的外卖呢怎么还没到,你饿不饿啊,要不要先吃两口我的牛腩粉,可好吃了。”

“不用了,应该快到了吧。”我对他摆了摆手。

这时,一个身穿黄黑相间的衣服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看这颜色搭配,应该是美团哈哈哈)

他说:“谁叫的叉烧饭。”

“是我是我。”我举起手说。

他听了,转头看向我,然后把手里提着的白色塑料袋放到我面前。

我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盘叉烧饭,这叉烧饭分得很均匀,饭是放,菜是菜,叉烧是叉烧,三种食物在一个圆盘里被分成了三等分,而且三者之间还留出一些空隙,仿佛在说这是我特意分开的。

我看着饭的一边对着我,心想:那我就先吃饭吧。

于是我就开动了,可没想到的是,另外两人也开动了。

坐在我右手边的亲戚夹起了对着他的那份菜,菜是没有味道的椰菜,而来送外卖的外卖员也坐下了,坐在了我的左手边,只见他下巴撑在桌上,对着放在他面前的叉烧部分张开了嘴,接着手就像挖掘机一样把叉烧挖起来,然后往他的嘴里塞去。

他一边吃着,脸上还露出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2022.11.8

(一)

在我面前有一位大爷正骑着一辆自行车。

突然,他摔倒了,连人带车地摔了下来,被自行车压住的身体动弹不得。

这时,一个路过的大爷把被压住的大爷扶了起来。

被扶起的大爷在站起来后,接着把自行车也扶起来了,或许只站定了几秒,他又倒下去了。

扶人的大爷看到自己刚刚扶起的大爷又倒下去了,于是又把他扶起来。

可这一次倒下去的大爷却站不起来了,无论旁边的大爷怎么扶,他也站不起来。

这时,又来了一位大爷,这位大爷和扶人的大爷一顿商量后,两人一头一脚地把倒在地上的大爷抬走了。

在把大爷抬走后,又有一位大爷出现了,扶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然后晃悠悠地骑走了。

我突然发现,这几个出现的大爷都是一模一样的大爷。

大爷,还是大爷

(二)这梦有点离谱

先是正常的开局,我和两个朋友去电影院看电影,看的是现在国内还没上映的《海贼王:red》。

在选择看什么电影前,我们曾讨论了一会儿。

“看什么电影好啊,你们有什么推荐吗”我朋友问。

“我都行。”另一个朋友说。

因为被抢了万能的“随便,我都行”,所以要选什么电影的重任便落在了我身上。

我的眼睛扫过放映表上的一部部电影,接着我的目光就停在一部电影上,我指着这部电影,对他们说:“那就这部吧,听说唱主题曲的人自称是高中生,但实际上是一个年龄快五十的老女人。”

然后我们就买票入场了,在我们入场后没多久,电影就开始了,但却不是海贼王的电影,而是一部离谱的电影。

这部电影连开头的龙标都没出现,更别说导演和演员之类的了,直接就开始放画面了。

宏伟的宫殿前,晴朗的天空下,洁白的地砖上,有五六个人在走着,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他们同样是金色的头发上,显得更加闪耀,蓝色的天空倒映在他们湛蓝的眼中,仿佛藏着一片大海。

这一群人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而且无一例外地都身后都垂着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

他们一路有说有笑地走着,直到走到了宫殿的台阶前,众人都收起了笑容,接着一脸严肃地一步步走上台阶。

待他们走到台阶的尽头,一个同样是扎着辫子,但头发是黑的,眼睛也是黑的人站在不远处,像是在等着什么。

“爸爸。”那群金发碧眼的人中跑出一个小孩,他高声地叫着,一头冲进那人的怀中。

那人摸着小孩的头,然后抬起头对跟在小孩后面的人说:“你们来了啊,快点入座吧,快吃饭了。”

这人居然长得这么像我,要是我也扎个辫子的话,应该和他一模一样了吧。

我这样想着,然后下一秒电影中的“我”便拉过小孩的手往宫殿里走去。

和宫殿外金碧辉煌的样子不同,里面倒是十分朴素,除了灰色就是黑色,除了这两种颜色就是木头在经过漫长的时间后沉淀出来的古色。

同样的和宫殿外的一片空旷,寥寥无人不同,宫殿里摆满了桌子,桌子边上坐满了人,而且每个人穿的衣服也和宫殿内部的装潢搭配上了,不是灰的就是黑的,不像是活生生的人,像是这座宫殿的一件物品,或是只是摆在桌子边和椅子上的装饰品。

其中,在宫殿的最前方有一张比所有桌子都要大的桌子,而上面坐着一位穿着黄衣,戴着黄帽的男人,这也是这灰黑组成的海洋中的一点不一样的颜色。

“我”牵着我的小孩,身后跟着一群金发碧眼的人,从后往前地穿过了“灰黑海”,来到最前方的桌子上。

“我”微微低下头,对着黄衣黄帽的人说:“黄上,可以开饭了。”

“我”刚说完,身后的“灰黑海”便涌动起来,他们吃起来了,接着我们这一桌也吃起来了。

吃饭嘛,总会说些什么的,于是“我”的小孩说话了。

“爸爸,为什么他们吃的菜和我们不一样啊”

“因为之间有等级差距啊,就像你们国家有教皇,教皇下是神父之类的,还有就是黑道有教父,教父下面都是忠诚他的人。”

“那这里的等级是什么呢”

“嗯……”电影中的“我”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看了一眼黄衣黄帽的人,接着说,“就像少林寺中的方丈和普通和尚之间的关系吧。”

“但这里不是少林寺,不是吗”

电影中的“我”沉默了,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接着黄衣黄帽的人把头伸过来,因为“我”就夹在他和小孩中间,说话又没有压低音量,所以“我”和小孩的对话他都听到了,而且他想要把头伸过来也是可以了。

他伸过头来,把嘴巴凑到小孩的耳旁,小声地说了什么,好像说了什么压迫什么,什么又什么之类的话,结果在刚说完还没把头缩回去,小孩就抡起了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这巴掌很快,快到连坐在面前的我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啪的一声。

在巴掌声刚响起时,我感到了一片平静,也感觉到了身后的“海洋”也平静下来了,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也是在巴掌声刚响起时,我就动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小孩的手就往外跑,在跑的过程中,“灰黑海”中的人都盯着我们,眼神压缩着愤怒,像是一个一点就爆的火药桶,而身在爆炸中心的“我”和小孩是绝无生还的机会。

好在能够点燃火药桶的手并没有落下,我们跑出了宫殿,一直跑,最后在一个湖边停了下来。

“现在是几几年”当“我”停下时,小孩突然问我。

“现在是一百年前。”我看向手腕,看向那个本在那个时代不可能出现,实际上也没有出现在我手腕上的电子表说。

“一百年后,我要让暴x被微x收购,从而结束这罪恶的一生。”

梦醒后,我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念头是,这梦真离谱。

如遇章节错误,请点击报错(无需登陆)

新书推荐

武装 末日纪元之创世纪 我在柯南世界格格不入 凌天剑神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 虚空之锚 龙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