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7章 立场鲜明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www.sdjrxs.com

积雪众人经过一个上午的讨论,最终议定春季试炼分为理论测试、外出历练以及秘境试炼三部分,随之展开了对试炼内容如火如荼的准备。

其中第一部分不用说,是涂念提出来的,自然也是她负责张罗。

此举美其名曰让新生弟子们适应大比武的状态,实则不过是让自己义务九年教育制的苦痛在新的领域绽放光华。应试教育什么的,最能磨炼小孩儿的心性了。

第二部分则如晋南枫所说,整治天姥岭的匪徒。由于天姥岭离得碧海不远,且碧海一样要进行春季试炼,与其到时不说一声地尴尬相遇,不如提前招呼,两家通个气儿,也好互相扶持一番。

再者说碧海刚和积雪闹过那么一出乌龙,虽说是碧海不占理,究竟涂念也给碧海来了一招釜底抽薪。两家的关系现在上不上、下不下,有这次试炼作调和,总好过任之持续尴尬处境。

关系到两家此后的来往,谈判的事是要交给聂衍尘去做的,当然,这也不代表着积雪要吃这个哑巴亏,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据涂念推测,宗门弟子被害一事事关重大,而对方只来了长老却没有来宗主,这说明了在这件事情上,薛世谦和解文长之间绝对存在着意见相左的问题,也就有各退一步的余地。

至于第三部分呢,那就是涂念搜罗了一堆人,连蒙带骗诓聂衍尘定下的灵兽秘境的试炼了。

其实倒也不完全是诓骗,从前积雪灵兽秘境的规则设置得的确容易些,像是徐子翘这种水平高的,基本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通过。如此一来通过率固然是高,但试炼的目的就被本末倒置了。

因此今年积雪内部一致通过,在秘境开启前,先由宗内诸位师长在秘境中设置一些机关和障碍。诸如一些限制、围困的法器,易被错认的灵植灵药,还有许多符箓阵法等等。

这样一来,既保留了往年积雪的传统又保证了新入宗弟子的素质,一石二鸟。

这样的想法很合理,但只存在于聂衍尘、晋南枫以及其他一众不知内情的人员之间。涂念搜罗的那一帮人,则清楚地知道这块石头还瞄着第三只鸟,那就是他们针对晋南枫和宇文一一二人准备的红娘计划。

总之春季试炼的准备事项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大家捡着教学日程之外的时间布置,终于是在半月内把事情忙活了个差不多。

涂念的试卷出了七七八八;聂衍尘的外交工作顺利,谈下了碧海,两家约定在一月后一同开启春季试炼,外场就定在天姥岭。

唯一的问题出在楚秋容等人负责的灵兽秘境,由于秘境内部实在很大,机关的覆盖率以及设定难度的情况随时需要进行调整,所以如今还在加班加点地干着。

这日又是监督完上午的课时,涂念带着伯湫晃荡来后山视察,还没到秘境口就瞧见楚秋容正指挥着几个器修往秘境里运输法器,整个人半死不活的样子,像是马上就要入土为安似的。

伯湫俯下身子,在她耳边吹风,“半月没见你师兄,憔悴了不少啊。你问问他,是不是温柔乡去了”

“去。”涂念推开他的脸道:“师兄这些日子忙得厉害,状态不好也是有的。过去你可别瞎说,不然给你嘴撕掉。”

说完她朝着楚秋容走去,伯湫轻笑着跟上,逗她,“哎哟,好凶。”

“秘境准备得还顺利吗”

足看出楚秋容的精神不振,涂念分明大摇大摆走来的,然而直到她说话他才瞧见人,旋即那张没有任何光彩的脸上露出浓浓的委屈,“小师妹你可算来了——”

楚秋容见到涂念,像是一下找到了情感宣泄口,当场就要往涂念肩头上搂,探去只手却摸到的是坚韧的手感,抬眸看,伯湫半边身子挡在涂念身前,他摸到的正是对方坚实的胸大肌。

楚秋容立时清醒了两分,被烫到似的迅速抽回手,“你干嘛”

了然他的念头,伯湫也不解释,只勾唇轻笑,“阿念负责的笔试内容还没完全结束,时间很宝贵。”

这一笑看在楚秋容眼里那叫一个骇人,他浑身一僵往后撤了半步,僵硬地看向涂念,全当没伯湫这么个人,“符阵的设置已经完成了,现在就差法器。只是宗里几位器修的修为稍逊,法器又容易招灵兽,布置起来要时刻注意安全问题,进度难免慢些。”

也因此,只要秘境的布置还在继续,他都得守在秘境旁看着。如此辛苦,他已经有许多日子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布置这样辛苦,怎的就师兄一人在这。”

将某拈酸吃醋之人往后拽了拽,涂念皱着眉头问:“三师兄和小宋呢”

“都忙啊。”楚秋容叹声道:“春季试炼一来,宗里又得用钱,大师兄和三儿到魔族悬赏捞钱去了。师父那边和碧海磨蹭也要用人,宋承明前几日监督完了秘境里的符箓布置,便和十堰一起给师父打下手去了。”

“磨蹭”

涂念疑惑道:“不是说碧海那边儿已经确定那件事不是我做的了吗,怎么还有别的问题”

大约七八日前,碧海私下把那件乌龙事通过烟雨的路子查了个七七八八。

眼下虽仍不知是何方势利做的这档子事,但能确定对方并非一人,且实力也在金丹后期及以上,如此各方各面与涂念不沾边,也就间接洗清了涂念的嫌疑。

“还不是神器的事。”

提起碧海,楚秋容一脸的鄙夷,“脏水没泼成,现在借着历练的名头又想重归于好,我是从没见过算盘打得这样精的人。”

“师兄淡定,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来得强,况且要泼脏水的,毕竟也不是薛宗主。”

涂念嘴上劝他、心里好笑。

自打她把从前积雪与玉清、碧海两家的那些事儿跟几位师兄说了,她这三位师兄便对这两家宗门是百般地鄙视。

且不说楚秋容这样浮于表面的,以及徐子翘那差点拎了佩剑砍上门的,就连一向不喜形于色的晋南枫,都明确地表达了对这两家宗门的不满,甚至原该是他与聂衍尘拜访碧海的事,都被推给了宋承明。

只能说往后这碧海啊,要想跟积雪维持好关系,那可真是难上加难了。

如遇章节错误,请点击报错(无需登陆)

新书推荐

鳯凰劫 弃婿归来 文道宗师 渡魔 竹马青梅三两枝 反转人生 校园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