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1章 莽起来了的许大茂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www.sdjrxs.com

人在突然间受到打击之后,很可能第一时间是感觉不到痛苦的,这需要有一个反应的过程,等人真正的反应过来了之后,痛苦才会一波波的袭来。

眼下刘海中就是如此,许大茂爆起出手是他没有想到的。

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挨打的人一直都是他许大茂,这是众人都习惯了的。

傻柱经年累月的打他,贾张氏他也打不过,无论是谁与他对上最后也都会是他吃亏。

所以刘海中压根儿就没有对他进行防备,这才给了他敲了一酒瓶的机会,而刘海中可以说遭受的这个打击让他的人是懵逼的。

这一下刘海中的头被酒瓶子砸的实在,只见酒瓶子顿时就碎裂了开来,然后立时血就顺着大脑袋流了下来。

感觉到脸上有液体划过,刘海中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拿起手一看满手都是鲜红的液体,这个时候脑袋上被开了瓢的痛感才剧烈的袭来。

“啊!”的一声惨叫从刘海中的嘴里传来,接着就看见他双手捂住了自己流血的脑袋,腿一弯就蹲在了在了地上,嘴里还在不住地发出痛呼。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本来场面上只是单纯的言语上的冲突,这下子立刻就伤了一个,演变成了肢体冲突了。

傻柱站在场中,左边是已经动了手的许大茂,右边是蹲在地上痛呼的刘海中。

此刻的他脑袋里有些乱,明明好好的在打着嘴炮,怎么就动手了呢这让他不知道是该去拦着意犹未尽的许大茂,还是去扶着血流满面的刘海中。

还有就是他非常的不解许大茂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不过对于他的出手,赞赏还是要多一些的。

这一幕的剧情真是高潮迭起,匪夷所思,让人看的是欲罢不能。

看的热闹各种的议论那肯定是会有的,这不就有许多人说道:

“哇!许大茂这么猛吗都敢先动起手来了,一下子就把刘海中给干傻了。”

“这个伤看起来怕是有点儿痛哦”

“不痛,不痛,只是破了一道口子,止了血缝两针就好了。”

“你确定这个不痛都被干的满头满脸的血了。”

“呃!大概率还是会有点儿痛吧。不过刘海中皮糙肉厚的,想必他的抗击打能力比较强,这点儿问题对他就是小意思。”

你要说这是风凉话那完全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毕竟都是来看热闹的,场面越刺激围观的人就越兴奋,不怕血次呼啦就怕光说不练。

“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天杀的许大茂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啊!你的头痛不痛你痛的话就吱一声,千万别忍着。”

这时候二大妈的惊呼声也传了过来。

不怪会这么迟,因为二大妈并不在院子里面。她本来在王家里面在和秦淮茹说着话,因为他家老头子让她尽量的要和王家人搞好关系,所以她没怎么关注室外的情况。

等她听到外面有吵架的声音,想要出来看看热闹的时候,却正好看到自己的老头子被许大茂打破了头,这让她立马就紧张了起来,忙跑到老伴儿的身边查看起来。

刘海中脑袋上是真的痛,流了血让他也有点儿晕,这时候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伤口上了,哪里还有精力分心去回答二大妈的问话。

二大妈没有得到答案,也知道自己的老头子是痛的不行,就没有继续的问。

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儿干净的手绢儿,扒拉开刘海中的手,看了看伤口的情况,发现并不是很严重之后,直接就对着伤口按了下去,先把血止住问题就不大了。

二大妈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的对刘海中说道:

“老头子不要紧,我看了一下伤口不是很大,只是血流的有点儿多。我先给你包一下,止住了血以后咱们就去缝几针。”

“你看清楚了没什么大事儿是吧那就好,那就好。”

刘海中听闻伤口不大,心里也踏实了,这人心里一放松,注意力就会适当的转移一些,头也觉得不像刚才那么的痛了。

在二大妈的处理下,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说到底也只是皮外伤,按压一会儿伤口自己就凝血了。

伤口没有大的问题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要找许大茂的麻烦了。

自己可不能白白的被许大茂打成了这样,他打了起手,那就不要怪自己反击回去了。

只见刘海中撑起自己肥壮的身体,一把甩开身边的二大妈,上前就要去和许大茂干架。

刘海中本就是身宽体胖的,加之多年的大锤锻炼,要说战斗力那也是不遑多让的。

此时的他脸上带血,头上又包得和个阿三一样,加上想要报仇的气势,几样一叠加看着倒是非常的唬人。

许大茂本就是内心里对刘海中充满着怨气,喝了一些酒之后胆子也变大了,刚才的出手可以说达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看到自己的偷袭把刘海中伤成了这个样子,这等于是给了他很大的鼓励。

因此刘海中虽然上前来要和他干,他也并没有失去战斗的勇气,反而把手里残破的玻璃瓶捏的更加的紧了。

他什么都没有了,还能失去什么呢大不了一换一罢了,但是可以让自己心里舒畅。

想到这里他即使面对着气势汹汹的刘海中,那也是斗志满满的,一步都不后退!

许大茂没有退让的意思,刘海中是一心想要打回去,傻柱站在场地中间,挡住了二人交战的路线。

不过这次傻柱没有再说什么,当然了也没有阻挡的意思。只见他慢慢的从场地中间走开了,把舞台交还给了即将上演全武行的二人。

“许大茂你特么的有被我教训的觉悟了吗告诉你我一会儿可不会留手。”

刘海中边走边说道,还撸起了袖子,看样子是想要大干一场的。

“切,你特么要来就来,别逼逼赖赖的,正好一次性解决我们之间的恩怨。”

许大茂也是相当的不甘示弱,手里捏着锋利的玻璃瓶随时准备给刘海中来一下狠的。

“谁给你们的胆子在我家门口闹事儿的把我这里当成你们打架斗殴的地方了吗是不是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一句话轻飘飘的从王家传了出来,声音不大正好能够让人听见而已。

话说的很普通,也听不出来是有多么的威严,但就是让人觉得非常的霸气,一下子就把场面给镇住了,所有人都把视线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个话当然是王海洋说的,他此时终于是也从家里面出来了。

从许大茂的第一声怒骂传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惊动了,之所以那时候不出现,一是想看看许大茂这样做的原因,二是抱着看想把戏的心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然后的事情发展和他料想的差不多,刘海中的刀子捅的是快准狠,把许大茂彻底的弄下来了。

傻柱的出头王海洋没有意外,都是想看戏嘛顺便看看有没有便宜占,这都是老六的基本操作,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唯一让王海洋意外的就是许大茂难得的血性可一回,竟然敢于出手把刘海中打的头破血流,这个倒是让他惊奇之余也是大呼过瘾。

直到这个时候王海洋也只是想静静的当一个看客,并不想去参与其中。一个两个都特么的不是好东西,谁打死谁他都觉得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不过最终他还是享受不了这个清闲,为什么呢因为家里人发话了,孩子过满月的大喜日子,刚才已经是见了血这就不是什么好兆头。

要是任由外面继续下去,万一要是谁有了个好歹,结果肯定会吓到了两个小孩子,好好的喜事儿就变得不好了。

秦淮茹在说,秦京茹,秦父,秦母也随声附和,那他还不得立马就照做

不等二人开口解释,王海洋继续不客气的说道:

“你们也真的是好意思,早不闹事儿晚不闹事儿,偏偏我办喜事儿就来闹,我看你们这是对我非常的有针对性啊!

你们两个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的话我不介意亲自下场来陪你们俩玩玩儿。”

话音一落人也正好出场完毕,眼睛左右一扫视,那是相当的霸气侧漏。

态度已经给了出来,那是相当强硬,接着就看二人怎么样去面对了。

刘海中作为当事人,被王海洋这样一说,当即就心中一凛,想到这个煞星可是目前自己还惹不得的,于是就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大致说了一遍,不管怎么样都先把自己给摘出来再说。

只见他面对着王海洋,率先开口道:

“误会啊!误会!海洋你也看到了,这事儿可不是我挑起来的啊!不是我想要在你家这里闹事儿,我完全是受了无妄之灾,一切都是身不由己。

本来我吃完了酒席好好的看个电视,是他许大茂过来不分场合的就对着我骂,我和他说了几句,他又不由分说的就把我开了瓢,你说这种事儿哪个男人能够忍得了

这才在你家门口对峙了起来。”

王海洋站在门口台阶上面,刘海中说话的时候是正对着王家大门的的,因此他的模样清晰的呈现在了王海洋的面前。

话的内容王海洋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被刘海中这奇特的造型吸引住了。

只见刘海中头上的伤口被叠了几层的手绢儿给盖着,又不知道从哪里给找了一条细绳子或者是裤带之类的东西把手绢儿给固定住了。

脸上之前留下的血随意的擦了一下,估计是很匆忙的做的事情,不过擦了还不如不擦,因为之前只是一部分,擦了之后反而把面积给扩大化了。

这是个另类的造型,非常的具有后现代的风格,所以王海洋没有听进去刘海中的多少话,因为他一直都在努力的憋着笑,这是一件很难为人的事情,需要他尽全力来应对。

作为一个专业的人,一般在这种严肃的场合是绝对不会笑的,除非是忍不住。

王海洋笑了没笑了!是在心里面笑的,他都快要笑翻天了。

不过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波动,在现场他是不会笑的,他要保持自己严肃的形象,只不过要达到这个目的的话,他的腿那就要受苦了。

有得就有失,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

刘海中的话说的有点儿激动,估计是血液也加快了流动,王海洋发现他的手绢儿好像又晕红了一些。

“呃!你说话可以慢一点,不用这么的激动。你的头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先去缝个针,我看你的状况好像有点儿严重!”

怕他猝死在这里,王海洋难得的给了他一个好脸色,破天荒的对他关心了起来。

这种不同以往的态度倒是让刘海中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同时在心里不自觉的升起一丝小小的激动。

想想之前王海洋对谁说话像现在这样不把你喷个半死就算是他心情好了,怎么可能会从他的口中得到关心。

王海洋不知道他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他只是单纯的怕刘海中在他门前出事儿而已,没想到却被他误解了,这也是错打错着。

刘海中可不会多想,他现在就认为这是王海洋对他的另眼相看,这就是不同的待遇,于是志得意满的他连忙的说道:

“不用,不用,多谢海洋的关心,我感觉我现在好的很。只要能够把话说清楚,我再留一点儿血那也是无所谓的。

不过我是被人给牵扯进去的,不是主观上想给你找麻烦,但有的人就明显的是故意的了,他不但搅和了你家的大喜事儿,还丧心病狂的打破了我的头。

我不知道海王你是怎么样想的,反正这种人我是不能够轻易地放过的。”

王海洋对刘海中点了点头,对他的话没什么意见。

人家态度好着呢,头上开了瓢还在流血,都能够不顾自身的安危给你解释了半天。

这样一来不管谁是谁非,你都不能够说人家的态度不好不是吗

“许大茂你有什么可说的”

王海洋又转过头问向了许大茂。

如遇章节错误,请点击报错(无需登陆)

新书推荐

拐个神女做娘子二 重生都市仙帝 九零学霸小军医 神级插班生 仙缘无限 腹黑领主的奋斗日记 凝视深渊之深海迷踪 禅修武皇 电弧中的高级玩家 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晚唐浮生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网游之暴力狂医 求魔 补天记 超级教练 禁区之雄 十方神王 末日之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