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4章 可怖幻境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www.sdjrxs.com

这份情感来得如此浓烈,浓烈得秦瑶光险些稳不住身子。

就好像心口处破了一个洞,往里面呼呼地刮着寒风。

但这种场合,怎能失态!

她极力维持住表面镇定,闭了闭眼。

再睁开时,原以为一切能恢复平静,没想到苏青一团稚气的脸变了模样,双眼成了血窟窿,两行血泪往下流淌着,极为可怖。

秦瑶光被惊得脸都白了,小口小口地急促喘气。

坐在她身旁的淳宁见状,忙将案几上的茶杯递给她,压低声音问:“皇姐,您怎么了”

她的声音,把秦瑶光从幻境里惊醒。

再看过去时,苏青已经献完寿礼,退回原位。

还是那个乖巧甜美的小姑娘,没有任何异样。

秦瑶光接过淳宁的杯子,用袖子掩着,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温热芬芳的香茶入口,才总算把心头的惊悸给压了回去。

“没事,刚才忽然有些头晕,眼下好了。”

她不欲让淳宁担心。

淳宁看了她一眼:“要是不舒服,待这里献礼结束,我陪您出去散散。”

秦瑶光低低的应了一声,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

谢皇后要替她膝下的大公主挑伴读,这个节骨眼上,她要是有什么异常,未免会让人多想。

而宫里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多想。

没什么事,都会生出事来。

她拈起一块剥好的蜜柚放入口中,清甜中带着一丝微酸的口感在舌尖绽放开来,让她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些许,开始回想方才的异常。

苏青,国子监祭酒的嫡孙女,母亲是文信侯家的嫡女。

这都不重要,最关键的信息是,苏青的小叔苏子瑜,是最近一科春闱中,被取士的探花。

殿试时,他的才学堪为状元,大司徒也是这样拟定的。

是皇帝觉得他容貌俊逸,便提笔将他点为探花。

偏偏,苏子瑜是个心思极细腻的人,为此心头忧愤难解,大病一场。

就连去翰林院报到,都迟了月余。

幸好有他父亲在,翰林院也没有苛责,容忍了他的迟到。

翰林院,天下俊秀齐聚一堂,只要好好磨砺一番,再外放时,至少能是个知府起步。

但是,谁会想到呢

这才是他一生悲剧的开始。

事情的根源,还是要从燕长青身上说起。

在原书中,燕长青回京之后,和现在发生的事一样。

他交了兵权,将荒废已久的镇国公府收拾出来,除了晚上回长公主府,其他时候都在国公府里,筹谋复仇之事。

他和长公主圆了房,但因为看见五个孩子的惨状,和长公主心生嫌隙。

将五个孩子都接回镇国公府,替他们延请名师教导。

在此,就不得不再提一句,燕长青的魅力,哪怕时隔十年也未曾衰减半分,桃花运不断。

当年,秦瑶光在看书之时就偶尔会想,作者是想要以此来塑造这个重要男配的个人魅力吧!

不过现在,她看见了十年后的燕长青之后,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这个资本。

接近三十的男人,正是一个男人最黄金的年龄段。

褪去少年的青涩张狂,取而代之的是中年人的成熟睿智。

更何况,因为身负血海深仇,燕长青比其他人更多了看不透的沉静神秘。

这份神秘,再加上他本朝唯一一个异姓王的头衔,以及经历了沧桑岁月更加出众的容貌,让不少女子前赴后继,也就不足为奇了。

权贵世家的女子当然不会行动,哪怕心生爱慕,也只能把这份爱慕压回心底。

毕竟燕长青已经娶了当朝最尊贵的长公主,又放话出来绝不纳妾。

但其他身份更低一些的,被燕长青所迷,想着就算无名无份,也要跟着他。

因此,除了肖氏,就连教导燕吉音的女夫子,还有品阶不高的女将军,都纷纷对燕长青示爱。

时间久了,哪怕燕长青严词拒绝,不少风声也都传到了长公主耳朵里。

长公主原以为,她盼了十年,好不容易才盼到燕长青回京,总能过上恩恩爱爱花前月下的日子了吧!

没想到,事实与她的期待相去太远,燕长青又不是一个耽于女色之人,能在床笫之间将她哄好。

一个白天的空虚寂寞,又有小人谗言,挑拨得她的性子越发乖张。

长公主拎着鞭子去了镇国公府,将正在给燕吉音上课的女夫子劈头盖脸抽了一顿,又逐出镇国公府。

连带着,燕吉音也被抽了几鞭子。

要不是有燕守拙听见风声从练武场跑回来,燕吉音只怕会破相。

于是,爆发了燕长青回京之后的,和长公主之间的第一次剧烈冲突。

燕长青自觉冤枉,他洁身自好,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女人的心思,更没有那等龌龊心思,是长公主对她不够信任。

更不该,动辄使用暴力手段,状如泼妇。

而在长公主看来,他刚开始不知道,后面也应该知道了。就该早点撵了她,而不是让下人都知道了,令满京城里的人笑话。

当长公主哭哭啼啼进了宫,求皇太后做主后,事态就进一步激化。

那时,正好皇帝在禧宁宫中。

听见此事,不待皇太后发话,立刻就站出来替皇姐撑腰。

不仅将女夫子抓捕下狱,还下旨申饬燕长青,罚燕吉音禁足三个月。

长公主扬眉吐气,却不知是为以后的夫妻关系恶化埋下种子。

她的凶名,也因此在京中更上一层楼。

而就在此时,郁郁不得志的苏子瑜撞到了枪口上。

原本,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纯粹是倒霉。

他在某次宴席上做了一首诗,诗中没有提长公主一个字,却用了“河东狮”这个典故。立刻就有好事者传扬开来,用来嘲讽于她。

她肆意惯了,以为苏子瑜是刻意为之。

于是,就命人守在翰林院的对面,等着苏子瑜下了衙,当街痛殴,打断了他两条腿,废了他习字的右手。

对读书人来说,右手是什么

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对自负才学过人,从小就习得一手好书法的苏子瑜来说,说一句等同于生命也不为过。

要说,指使恶奴行凶,哪怕苏家知道背后是长公主指使,也只好咽下这口气。

可坏就坏在,那个时候的长公主在气头上。

如遇章节错误,请点击报错(无需登陆)

新书推荐

我的绝色小娇妻 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 魔女归来成女神 蜜恋361度:双面娇妻狠绝色 隐藏已久的真实 让你别演戏,你跑去唱歌封神 出道即小透明?没关系我可是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