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1章 又是大瓜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阁】地址:www.sdjrxs.com

微弱的月光下,清沉回头,粉雕玉琢的小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跟前突然出现的男子。

只见他一张俊朗的脸庞拢着一抹嘲讽,眸中尽是冷意。

“你……”清沉心震了一下,连退了几步,“凌遇,你怎么会在这里”

凌遇哼笑,看着她这般错愕的反应,很是满意,“你能在这里,我为何不能在这里”

清沉顿了一下,想起了舅舅一府上的人因他而被流放。

舅舅已是一把年纪了,还要被流放到那种苦寒之地。

而凌娇,被娇养的一个小姐,也因他而被毁掉一生。

“凌遇,你与我七皇兄做出那种事情,到底有没有想过舅舅有没有想过娇娇”清沉袖下的双手握紧了双拳。

提及家人,凌遇脸色冷了下来。

他人在西贺国,但也听到关于自己家人因他联合着月清澜谋反一事而入狱,甚至还被流放了。

“此事,完全是月清河栽赃嫁祸。”凌遇哼道:“我与月清澜一事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他又从何处寻得证据污蔑凌家”

对于朝政之事,她向来不懂。只知道他在自己面前承认过,七皇兄谋反一事,他的确是有在背后推波助澜。

“但你与我七皇兄的确是合谋,不管五皇兄在哪寻得证据也罢,总归就是没冤枉你。”

“我也真没想过,表妹真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我父亲你的舅舅一大家子入狱也可以坐视不管。”

清沉微微拧眉,“你自己做得孽,为何要推到我身上去。”

“我父亲不是你舅舅你不该救他”凌遇反问。

“你!”清沉潋滟的水眸腾起一股怒意,“凌遇,做人不得这么无耻!这明明是你犯下的错误,我也曾劝过你,是你自己不听我的。现下居然反过来怪我头上,舅舅和娇娇会被流放都是完全因为你,而不是因为我!”

“呵,就是那般又如何,反正现在父亲和母亲他们不被流放也被流放了。”凌遇的眸子微暗,声音也染上冷意,“倒是表妹你,若是让西贺国的陛下知道,你还曾怀过一个低贱侍卫的孩子,你猜西贺国陛下还能这么宠爱你吗”

提及那个被他强行打掉的孩子,清沉心如被火烧,痛意快速地在她四肢百骸里游窜。

“随你,你爱跟他说什么也是你的事情。你最好便与他说,你是东明国跟着七皇子一起谋反的臣子。”对于贺兰衍知不知道自己那个孩子的存在一事,清沉压根就不在乎。

最好他将此事告知贺兰衍,贺兰衍因心里有膈应,而从此冷落自己。

最好就是那样!

凌遇瞧着跟前的人儿,似乎不在乎自己是否真的会将那事情告知西贺国陛下。

那便证明她也真的不在乎那西贺国陛下宠不宠爱她一事。

“你还是想着你那个身份低微的侍卫”凌遇嘲笑道:“你再爱他又如何,在你被送来和亲,他连将你劫走的勇气都没有,你又何必对他念念不忘”

“这与你无关。”清沉原本软糯的声音沾了冷意,“你要是不想我将你的身份告知贺兰衍听,我劝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你若想离开西贺国,我可以带你走。”他骤然正色道,眸底里尽是坚定,“我能看得出来,你不喜欢那西贺国陛下,也不愿留在这西贺国王宫,你若是愿意……”

“我不愿意!”清沉直接打断他的话,“要我跟你离开,我情愿一辈子留在贺兰衍身边。”

“表妹……”凌遇闻言,眸中掠过一抹痛恨。

“娘娘。”不等他开口说什么,远处传来怀桑的唤声。

凌遇眉头一皱,急忙匿于一旁。

怀桑小跑而来,“娘娘久等了。”

“无碍,我们回碎音殿。”清沉转身朝碎音殿的方向走去。

怀桑见状也一同跟上。

二人离开后,假山后面的二人才走了出来。

“陛下……”江零今夜听到的事太多了,脑子有点消化不过来。

贺兰衍忍着体内传来的不适,朝他吩咐道:“去查一下,那人是何人。”

“是,陛下。”江零拱手应下,“那陛下现在是要……”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上次说太后叫了尤莉在宫宴上时给他酒中下药。

然后安排瑶妃前来伺候……

方才瑶妃见陛下离席,的确是追了上来,但被陛下甩掉了。

陛下追着小公主的踪影来了这小花园,见她与一名男子对立而站,便藏于假山后却听到了这些对话。

原来这小公主在来西贺国之前就与一个侍卫相好,还曾与那侍卫有过一个孩子!

天,他都听到了什么

他都要怀疑陛下会因为怕自己将这事泄露而杀自己灭口!

可他居然毫无大反应,反叫自己去查那人的身份

“你先退下。”贺兰衍冷声道。

“是。”江零迟疑了一下,退了下去。

贺兰衍一人去了碎音殿。

推开清沉寝殿门,他便瞧见怀桑在为她宽衣。

一看到寝殿门被贺兰衍推开的那一瞬刻,清沉立即将衣裳拢上。

“奴婢参见陛下。”怀桑跪地行礼。

“你退下。”贺兰衍目光火热地紧锁住站在屏风前的人儿。

怀桑应着急忙退出寝殿。

寝殿门刚被关上,贺兰衍更加不掩饰自己的眼神,直上前将她打横抱起走至床榻。

“贺兰衍你放我下来。”清沉明显地感受到他身体比平日里还要灼热,她不安地想挣扎,却被他扔在床榻上,“贺兰衍”

他高大的身躯也随之欺压而上。

贺兰衍忍着体内传来的燥热,凝视着她一张精致的脸庞,伸手勾着她的下巴,沉声问道:“你……可还有事是瞒着孤”

清沉愣了一下,不明白他这话是何意思,“你想知道什么”

“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孤听的”他此时唇色泛红如朱,眼神烫得吓人。

就连手也烫得很。

清沉伸手去探他的额头,“贺兰衍,你身子不适吗”

贺兰衍露出一抹苦笑,“你也会关心孤”

清沉推着他的胸膛,“你……你不舒服就让尤莉给你把脉,别把病气传染给我!”

如遇章节错误,请点击报错(无需登陆)

新书推荐

穿越剩女囧挑婿 医擒故纵,前妻不二嫁! 执一 丹仙,约否 慕先生每天都想复婚 快穿之系统它又崩坏了 娱乐圈,你们的皇帝回来了